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正文阅读

风波中的雪松系:隐形富豪掀开“家底”一角

发表日期:2022-01-03 21:32  作者:admin  浏览:

  向来有着“广州最大隐形富豪”之称的雪松集团,近期因为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牵扯进证监会调查,卷入了风波之中。

  10月12日,雪松发展(002485.SZ)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刚过一个月,11月19日,由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实控的齐翔腾达(002408.SZ)也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齐翔集团涉嫌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齐翔腾达将配合证监会的工作。

  同属雪松系,同被立案调查,投资者们不禁大为疑惑。19日,齐翔腾达紧急辟谣,回答了投资者疑问,表示齐翔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所涉及事项属于雪松收购其股权前发生,与雪松控股集团及上市公司无关。

  雪松系的风波不止于此,雪松信托频传兑付危机、雪松杀入旧改资金或高度承压,旗下物业雪松智联80%股权出售给了合景悠活,不料规模却从网传的9亿平米缩水成8千万平,又引发对雪松智联规模“虚胖”的讨论。11月23日,雪松控股经营主体雪松实业还被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展望为负面。

  雪松控股集团的版图甚广,业务包括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产业、国际信托、房地产等,2018年位列世界500强企业的第361名,2020年这一排名升至了第296位。

  创始人张劲的创业故事也颇为神秘低调,据传在深圳大学读书时炒股赚得第一桶金,创业初始是房地产企业君华集团,在广州将烂尾项目改造成“江南世家”别墅区,开创了广州纯别墅区新纪元。而后雪松集团业务越来越广泛,但在房地产市场上有所收缩,错过了地产的黄金时代,近两年,雪松似乎想要加码房地产板块。

  此次风波之中的雪松发展,原本简称是希努尔,今年8月才正式变更名称,此次涉嫌违法违规公告中提到的依旧是“希努尔男装股份有限公司”。

  2017年,雪松系公司广州雪松文投对曾是中国男装定制的第一品牌的希努尔发起要约收购,以42亿对价成功入主。市场戏称做新郎西装的希努尔,在雪松系绝对控股后成了“上门女婿”,再无话语权。

  广州雪松文投是以文旅小镇业务为主,因而希努尔也从服装业转变为文旅业,实控人张劲不断将文旅产业置入其中,陆续成立诸城松旅、桂林市雪松文化旅游、诸城市松旅恐龙文化旅游等多家子公司。2020年12月,雪松发展进一步剥离服装业务,将山东希努尔资产作价5亿卖给原实控人王桂波,同时表示不再积极拓展服装销售业务。

  转型后,文旅业务收入一度可观,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旅游行业营业收入分别为9.83亿元、12.28亿元。2020年疫情突袭,文旅业务受到重创,雪松新增了擅长的供应链业务。公开数据显示,去年雪松发展营业收入为15.26亿元,服装、供应链、旅游、文旅小镇,占营收比例分别为:53.29%、33.57%、4.96%、3.89%。

  10月12日公告被证监会调查,雪松发展股价一字跌停。11月14日,雪松发展表示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就上述立案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律师界人士分析,目前违规事件还未披露,不过可能与股份回购有关。2018年12月,希努尔称将用自筹资金或者自有资金回购公司股份,总金额在3-6亿元,期限不超过12个月。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希努尔并未进行回购,且是一分未买,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对其下发了监管函。

  “忽悠”股民不止一次,2018年11月,希努尔称雪松文投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君凯、雪松控股计划在6个月内增持股票不低于2亿元,最后也未完成目标。

  雪松发展业绩还曾大变脸。今年1月30日,雪松发展预计2020年净利润为2200万元至3300万元;4月15日,净利润“跳水”,雪松发展将数据修正为预计亏损2000万元至3000万元;最终年报显示,2020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亏损1990.95万。

  涉及2020年度业绩预告修正不及时问题、会计差错问题,今年希努尔还收到了深交所监管函和山东证监局警示函。会计差错中提到了子公司诸城市松旅恐龙文化旅游,其项目恐龙探索王国分别在2018年和2019收到了当地旅游产业发展奖励金9739万、6477万,子公司将政府的补助计入当期损其,后续更正后,2018年、2019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调减7304.58万元、4857.75万元。而直到目前,恐龙探索王国还在建设中,预计2022年1月可试运营。

  此外,2018年开始,雪松发展开始高比例质押公司股权。截至今年上半年,雪松文投将34610.38万股公司股权质押给长安国际信托,占公司总股本的63.62%。

  实控人张劲在给员工的公开信中,曾这样说,“当百花凋谢的日子,我将归来开放。”2018年是雪松控股集团大举买买买的时候,收购希努尔、齐翔腾达两家上市公司,入主中江信托均是在这一年,2021年,归来的却是风波。

  近几年雪松似乎总是踏错节奏。2018年雪松控股受让领锐资管、大连昱辉、天津瀚晟同创和深圳市振辉利等四家“明天系”壳公司合计持有的中江信托71.3005%股权,成功入主“暴雷王” 中江信托,开始逐步“拆雷”。耗资数百亿,张劲看重的是被称为“牌照之母”的信托牌照。不料雷未拆干净,雪松信托自己也陷入了兑付危机,去年曾被媒体报道涉嫌“自融”,42只产品风控全线亿底层资产虚无。

  “白衣骑士”自己陷入了危险,又有新的“白衣骑士”出现。今年业内传言广州某国资将接盘雪松信托,雪松不但能摆脱历史坏账问题,还能获得百亿资金,用于其他业务。而后传说中的“金主” 广州开发区控股发布了澄清,否认该说法。而据业内人士透露,“金主”或许另有他人,已经在拟定协议。

  错过了地产黄金时代的雪松,近几年意欲重拾地产板块。根据公开信息,雪松大举进军广州旧改市场,介入广州黄埔区何棠下村旧改、广州黄埔南岗北片旧村旧改等巨无霸项目;土拍市场上,雪松在广州拿下白云、黄埔等多宗地块,还有了“广州隐形地主”称号,不过地产需要沉淀的资金量巨大,雪松可能高度承压。

  今年7月,雪松系公司广州雪城投资的股东变更引起了业界注意。广州雪城投资的股东由雪松实业变更为雪松实业和广州国资科学城(广州)城市更新集团,分别占股87.1%和12.9%,与此同时雪松实业不断将股权质押给科学城(广州)城市更新集团。

  广州雪城投资的全资子公司广州景腾房地产负责何棠下村旧改项目,在广州市何棠下城市更新有限公司占股49%。引入国资并且质押股权,广州雪城投资的融资有了保证,而科学城集团还是传言中拟接盘雪松信托的另一“金主”。

  雪松实业是雪松控股经营主体,其债务问题也曾受到关注。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雪松实业全部债务为307.15亿,短期债务达234.45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30.06亿元,对短期债务覆盖率为12.82,流动性现隐患。

  11月23日,联合资信公告称,将雪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将“19雪松01”的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评级展望为负面。

  从信托到地产,雪松摘果时机似乎一直未选对,进入下半年,雪松系更是接连“水逆”,证监会调查引发了一长串连锁反应。这位广州隐富,不知能否还能“归来绽放”。

Power by DedeCms